理论前沿 | “经济法通则立法研讨会”与刘大洪教授“经济法总论”的研究

中南大经济法学社


“经济法通则立法研讨会”与刘大洪教授“经济法总论”的研究


       经济法作为我国法律体系的重要部门,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我国产生以来,法典化的立法努力与理论研究一直在持续进行。其间既有《经济法典》、《经济法纲要》、《经济法通则》等立法草案的专家建议稿面世,也有大量的经济法法典化理论研究成果涌现,为我国法律体系的完善提供了丰富的理论积淀和有益的经验教训。因此,为了系统总结经济法学界的已有努力与成果,由南京大学承办的中国法学会第四届经济法治研究方阵高端论坛暨中国法学会经济法学研究会第十四期“经济法30人论坛”:“经济法通则立法研讨会”于2019年8月24日在江苏省会议中心召开。刘大洪教授应邀参加并在会上作了《<经济法通则>应提炼中国国家干预经济的基本规则》的学术报告。

       刘大洪教授认为,在当下改革开放四十年这个时间点上探讨《经济法通则》的制定,首要任务是要将我国四十年来有关国家干预经济的基本手段、基本经验、基本原理反映到立法文本当中,使其沉淀和提炼为经济法律制度的基本规则框架,从而为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建立长效的规范机制。为此,在制定《经济法通则》中,至少应当明确国家干预经济的如下基本规则:首先,应该明确有关经济法的基本原则,这是制定《经济法通则》的逻辑起点。其次,应该充分、科学、全面地提炼出国家干预经济的基本方式,并对每一种基本方式进行框架性的制度约束,即有关国家干预经济手段的类型化与法治化。最后,除了要明确国家干预经济手段的基本类型以外,还要明确这些手段的层级性,即有些干预手段处于基础性的第一层级;有些则处于非基础性的第二层级,当第二层级的干预手段与第一层级相矛盾时,应当优先满足第一层级的要求。

       刘大洪教授的学术观点是他长期研究经济法总论的结晶。针对经济法学界不同程度存在的“重问题,轻主义;认为问题‘实’,主义‘虚’”现象,刘大洪教授将以“主义”(原则、理念等)为内核的经济法总论作为其长期研究的重要领域之一,并在多个经济法学术研讨会上鲜明地提出,所谓“实”的问题的真正解决有赖于所谓“虚”的主义的真正确定,且形象地比喻关于猪肉红烧、清蒸、爆炒等“问题”研究的再多,猪肉能不能吃、要不要吃的“主义”(理念)没确定,终将是自娱自乐。学思践悟,刘大洪教授近年相关代表作有《谦抑性视野中经济法理论体系的重构》、《论经济法上的市场优先原则:内涵与适用》等,彰显了经济法学人对经济法法典化“发光发热”的学术情怀,为推动经济法总论的研究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刘大洪教授还非常重视经济法总论在具体经济法律规制中的应用。2019年8月26日,第十一届经济法律高峰论坛“数字经济时代的经济法回应”在上海华东政法大学召开,刘大洪教授另有公务未能与会,应邀提交了书面发言稿《网约顺风车的经济法规制框架》,该文辨析了在数字经济时代网约顺风车与网约出租车法律性质的根本不同,指出经济法应对网约顺风车进行激励和控制的有效衡平,利用人工智能、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手段达到谦抑规制和精准规制的双重目标,既不能因偶发的安全性风险而因噎废食、一概禁止,同时又必须消弭网约顺风车服务的乱象,令我国合乘行为的发展回归到促进公众福祉的正当路途当中,助力解决我国日渐严峻的城市交通发展困境,实现“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该文折射了谦抑干预理念与市场优先原则等经济法总论内核在解决具体经济法问题上的重大指导意义。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